Sarah·BW·Kirkland

cn黑白,繪型還沒訂好無奈。喜好繪圖、歌唱以及舞蹈。主要混在APH圈,皮英。偶自創。

#電繪偽新手(這人就是各種程式混著摸的)#

專頁頭像預定,單子還沒完...我接那麼多虐待自己(死)

總覺得會被組長說重畫...qwq

Chair—序

「天知道你們在想什麼,而你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什麼。」

獨自一人坐在那張椅子上,是不是有點太過自私了呢?

「吶,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半瞇起眼睛望著眼前的人。

「要是你贏了,我就任你處置如何呢?」

他似乎有點驚訝地看著我,嘛,都是這樣的。

「可是如果你輸了呢?」

歪著頭看著他,眨了眨眼好像很無辜的樣子。

『那麼我就隨你處置。』

「嗯!一言為定哦!」

———

那晚,狡猾的狐狸輸了,而兔子啃食著他的肉。

「你好,要來玩個遊戲嗎?」

他微笑,看著又再度上門的一位客人。

獨自一人坐在那張椅子上,是不是有點太過自私了呢?

###
是要寫Oliver,不知道感覺得出來嗎omo

Survive the Night

Let's try to make it right.
Don't wanna start a fight.
And we're sorry if we give you all a little fright.
We're not so scary if you see us in the daylight.
You'll be so happy just as long as you survive the night.

「Hey there!」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奇怪,這裡不應該有人吧?

我是亞瑟·柯克蘭,今天我接下了一份工作,大概是基於好奇心。

這裡是Freddy's Pizza,一間家庭餐廳。

聽說這裡時常鬧鬼?可能是惡靈作祟吧,這裡似乎曾發生過槍殺的事件,還有那個什麼...機械玩偶咬人?總之不是什麼好事情就對了,不過對於我這個看得見妖精的英國人來說似乎什麼都不意外了...。

總之先把這個東西戴起來吧...雖然說感覺超悶的。

戴起了一個自己不怎麼喜歡的頭套,似乎是以前一個壞掉的玩偶,這樣子他們應該就認不出來了吧?

「How you doing?」一個熊玩偶看著我問道。

果然是有點年紀的玩偶了啊...看起來殘破不堪,不過本身應該還是好的。

「Nice to meet you! Are you new in town?」似乎是因為我都沒有回答的樣子,他又開了口。

「Ah...yet!」嘗試回答了一下,他似乎覺得有點奇怪,不過後來又繼續說了。

「Don't think I've seen you before.」

噢,當然,我今天才來呢。雖然我是想這樣回答他啦,不過,呃...會被打死吧。

於是我保持沉默。

「It's great to see new faces around!」他似乎笑得很開心,雖然說現在戴著頭套其實看不太清,不過從聲音看來還算有精神的。

不過玩偶會自己動還會說話?這肯定是被什麼靈體附身了吧。

「And if you like it I can give a tour!」

他似乎很歡迎我的到來,也許在這個地方同樣的臉孔看多了也很無聊吧。也是呢,同樣的面孔看多了一點都不好玩。

「Of our enchanting wonderland new and improved without the doors.」

Well,這對於我一個人類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我也是需要回家的。

不過他高興就好吧...畢竟要是他知道我不是這裡的傢伙之後還不知道我的下場如何。

「There's no escape but then who would want to leave?」他自顧自地說著,這裡對他們來說就是個樂園吧。

不過重點是,我需要回家啊!

「Oh...yes」總覺得自己有點無力,光是他這樣帶著自己環遊這個地方並介紹了他幾個朋友。自己可還要擔心會不會露出手腳呢!

「It's a fantastical paradise and it's not make believe!」

老實說我不是很清楚地在聽他說什麼,反正大概就是想和我介紹這個地方吧?還有在這裡多開心這樣的。

一邊跟著他一邊觀察四周圍,應該說什麼呢...不太像廢墟啦,就是舊了一點。

「I'm so glad to have another member of the band!」

「you're one of us now so let me take you by the hand?」他對我伸出了一隻手,噢,我雖然說也順勢地牽了上去不過...

似乎哪裡不太對。

「But what is that I spy?」

他轉頭和幾個同伴開始說話。

「With my robotic eye」

他似乎正觀察著我,用一個不怎麼和善的眼神。

「I think I see a bit of flesh inside the new guy」

我想逃跑。

「Maybe he isn't everything that he seems」

要是被發現就完了。

「Time to investigate what's underneath the seams」

下一瞬間,我甩開了他的手,逃跑了。

天阿!要是被捉到可就完了!天知道他們會對我做什麼!

繼續努力!